塑料网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塑料网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肮脏的爱早已离开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19:33:30 阅读: 来源:塑料网厂家

我喜欢昕子,从我第一次见到她的那天开始。当然,那天已经是五年前了。

我喜欢她淡淡的有些妩媚的笑容。喜欢她轻盈得有些做作的步履。我觉得自己一旦喜欢一个人,就会喜欢上她的全部。包括她不喜欢我的那种感觉。

昕子的大学也就是我现在读的大学。我并不喜欢它,从某种意义上说,是特别的讨厌它。我和昕子学相同的专业,被分在了同一个班级。这些有点出乎我的预料。但我知道,这些都是碰巧,不是缘分。因为,我和昕子之间是不存在缘分的。只有碰巧,那是她说的,我也相信(她的话我都相信)。

昕子在大一下学期便爱上了一个学习艺术的大三男生,他叫林。这是她在一堂无聊的《宏观经济学》上告诉我的。

她说她喜欢林的一切,就像我喜欢她一样。

昕子和林的爱情进展得很快,认识不到一个月便开始了同居生活。

那段日子,我几乎天天逃课,时常出现在学校附近的那家舞厅,我坐在被众人遗忘的角落里,喝着一杯早已经冰凉的红茶。音乐响起,整个舞厅有点像扔了炸弹的居民区,人们在惊恐中挣扎着。我漠漠地望着那些疯狂舞动的人群,一语不发。

尘也是那些人中的一员。在看见我之前,她的舞姿比任何人都妖艳与疯狂。她舞着舞着,忽然就停下了,然后就默默地朝我走了过来。

你也喜欢红茶?这是尘的开场白。

恩,我点头。

那味道让人想自杀!尘冷冷地笑了笑。

我不语,只是缓缓地端起剩下的红茶,喝了一口,然后又放下了,点燃一只香烟。

尘是一个很惹人喜爱的女子。

我一边吐着烟圈,一边起身要离开。

等等,说着她也跟着逃了出来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

对我来说,无论哪里我都去,只要能给我安静。我没有反对她的提议,尽管我们只是刚刚认识。

走出舞厅,外边已经一片漆黑,只有远处挂着的那几盏昏黄的路灯仍有几丝亮光,夜风有些特别的凉。尘匆匆地走在前面,我紧跟着,我们走了很远很远。

尘说着告诉我,她在这附近租了一间房子。---和她男朋友住在一起,现在她男朋友和别的女生好了,所以她单独住了。

想不想去我住的地方看看?她转身说着。

恩,我点头。吸完最后一口香烟,将烟蒂随手扔在了桥下。

尘的房间在二楼。她告诉说,这边租房子很便宜,每个月的房租最多六七十元。现在她男朋友虽然不和她住一起了,但房租他依然会付的。那房间里并没有别的什么东西,除了一张单人床,就只有一张写字台,一些没来得及清洗的衣服乱扔在了地板上,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女人的房间也会那么凌乱。

你不介意吧?尘对我笑了笑。

没关系,我微微地应着。不经意间我看见了摆在写字台上的一张男女双人照片,那男的是林---昕子现在的男朋友。

喝茶?这时的尘像一个家庭主妇。

我点了点头说,红茶。

红茶,尘依旧是笑,她的笑很特别,这点我是在她转身去泡红茶的那一瞬间发现的。

尘端来两杯热气腾腾的红茶。然后我们都坐了下来,缓缓地喝着。一边聊着一些并无特别意义的事情。

我也知道,尘需要的也一定就是那么一个纯粹的听众。

我们聊得很晚,知道了很多她和她男朋友的事情。但是她并没有直接告诉我,她的男朋友就是林,我也没有问。然后我就开始为昕子担心,尽管我知道这样的担心毫无意义。

当我起身要离开的时候,尘忽然从背后将我抱祝你不要离开,好么?我求求你了,她在那一瞬间泪流满面。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早就认识你了吧,尘苦笑。

知道,我叹了一口气。其实,那不是你的错,也不是林的错,更不是昕子的错。有些事情,它就是这样。我们无法左右,只有观望与接受,我默默地说着。其实,我的心情又何尝不是一样的呢?对,我们都没有错,尘依旧是笑。不过,我想让你告诉你的昕子,林并没有她想像的那么好。

我点头,然后,漠漠地离开了。其实,我知道,我说与不说都没有多大意义。

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。尘时常让我去她的住处,我们起初是聊天,我只是听众。尘说她那份感情已经彻底绝望了。

她只希望赶快毕业,然后离开。

偶尔她还会问我说,昕子到底有什么魅力。我说,我也不知道。我只知道,爱情有时候就是受罪。然后她说,她有时候真的不明白,为什么像我这样做什么事情都独来独往的人,竟然也会那么死心塌地地去爱一个根本不爱自己的人。

我说,我与生俱来就是一种错。只是觉得爱了就爱了,没有什么好后悔的。这时,尘忽然冷笑。她说,你很幼稚。

然后,我们就开始很放纵自己。两个纠缠的灵魂,在漫无目的地寻找着那若有若无的解脱。第二天醒来,相视一笑,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。

我一直没有见到昕子,这点或许你很难相信,毕竟我和她是在一个教室里上课。但是,事实就是这样的。

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。外边下着大雨,我呆楞在宿舍里。想一些这一辈子都想不出结果的问题,然后电话就响了起来,是昕子。

秦,你出来一下好么?昕子哽咽着。我想,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我马上出来,我挂了电话便径自去了她的住处。

到了那里,我发现昕子只是木木地站在马路上,任凭雨水侵袭,她已经浑身是水了,冷得直打哆嗦,我赶紧跑上前去替她遮住了雨水。

你别碰我!昕子猛地将我推开,然后放声大哭起来。

昕子?你告诉我,到底怎么了?我一边说着一边将她送回住处,林不在那里了,我也大概明白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。我默默地扶她坐下了,然后去找一些干的衣服让她换上。

昕子却一直这样木木地呆楞着。她忽然直起身,在我面前一件一件地把衣服脱下,我赶紧阻止她。然后她声嘶力竭地对我吼道,你不是一直喜欢我吗?好了,我今天可以满足你了!来啊!我漠漠地望着昕子那裸露的白皙的身体,呆楞了一阵,然后我离开了。毫无意义的眼泪,毫无意义地流淌着,滑满了脸颊。

昕子怀孕了,林有新女朋友了。

昕子说,她一定不会让林继续那么逍遥自在。但结局是,林依旧那么逍遥自在。昕子却被学校开除了。不同结局的原因是:林的父亲是某公司老总,每年都给学校捐助多达30万元。

昕子离开学校的那天,尘来了。她苦笑着对我说,秦,你也离开?恩,我漠漠地应着。

我始终想不明白,我为什么要离开。可我也一样始终想不明白,我为什么不要离开。其实,一切早已离开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