塑料网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塑料网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战狼2里的喜感胖萌娃其实是个太原娃娃【消息】

发布时间:2020-09-16 03:13:25 阅读: 来源:塑料网厂家

▲肯尼迪在《战狼2》中饰演吴京的“干儿子”(图片来源网络)。

▲本报记者在采访中与肯尼迪合影。

你还记得《战狼2》里,吴京饰演的“冷锋”在南非的干儿子“Tuntu”吗?这个胖嘟嘟的小萌娃自带喜感,深受观众喜爱,尤其是他发自内心的灿烂笑容和那一双大眼睛,令人难以忘怀。时下,除了该片票房突破56亿外,还有很多人关注小萌娃“Tuntu”的动向,据说他并不是南非“土著”,而是生活在中国。就在一周前,微信朋友圈爆料,大家都在说的“Tuntu”,竟然在太原某所中学上学。经过几番周折,记者终于打听到了确切消息,“Tuntu”本名叫肯尼迪,尼日利亚籍,今年12岁,是一个出生在太原、生活在太原、说太原普通话、吃山西刀削面长大的娃娃。9月12日,连续半个多月的寻访过程终于落下了帷幕,记者与这位自称是中国人的萌娃进行了面对面交流。

一段流畅的表演征服吴京

见到肯尼迪,是在9月12日傍晚时分,他刚放学,可教室门外早已挤满了人,有“学长”要邀请他进武术社,有同学想找他签名,还有的就是想目睹一下小明星的风采。或许见惯了这种架势,肯尼迪不急不忙地一一处理。别看他年纪不大,但行为做事很成熟,在看过记者的证件之后,才打开了话匣子,当然,初次的聊天,从《战狼2》开始。“什么样的巧合参演了这部电影?”记者提出这样的疑问,肯尼迪说,这是2016年的事情,也是源自朋友的推荐,“我挺喜欢演戏,通过朋友知道了《战狼2》要招募一个外国小孩,我就报名了。第一次是去北京怀柔面试,大家觉得我形象、气质和剧中人物挺符合。”初试通过后,肯尼迪接到了进入第二轮面试的机会,而这次面试,则是吴京坐镇。“我很喜欢武术,所以看到吴京很激动,当时好像也没顾得上紧张。”肯尼迪说,吴京给他的第一个任务是自我介绍,第二个任务则是让他表演一个节目。“这个咱擅长啊。我当时看到吴京桌子上有个苹果手机,我就照着啃了一口,最后翻过来背面告他‘苹果手机’……”肯尼迪表演的这个小段子虽然“冷”,但他表演得很流畅,甚至没有任何的畏惧,这很难得,所以吴京当下拍板,让他顺利入组。据说,吴京挑选肯尼迪的重要原因是他会说中国话,而肯尼迪这个风趣的孩子则认为,“我觉得是因为自己帅,所以才能顺利入选……”听着他顽皮的语言,记者很容易想起他在《战狼2》里的戏份,真是一个“纯天然”的笑点担当。2016年6月中旬,肯尼迪正式进入《战狼2》剧组。当时剧组的执行导演助理戴若葳就是太原人,听说剧组迎来个外国“小老乡”,还专程去看了肯尼迪,并且送给他一把荔枝,“那种感觉挺温暖的。因为我一直说自己是中国人,突然有太原老乡冒出来,真的很亲切。”跟肯尼迪交流,记者感觉完全没有障碍,他很懂得在人们面前如何更好地展示自己,懂得把拍戏过程中的幕后和记者分享,“很多人都好奇‘Tuntu’这个名字,从发音上讲就是吞土。那是我进剧组拍第一场戏,就是爆炸场面要跳跃的戏,当时地上虽然有防护毯,可上面有很多土,每拍一次,我就得吃一嘴土,这场戏连着拍了好几条,所以我是不停地在吃土,最后‘吞土’这个名字就自然萌生了。”在剧组,肯尼迪说他还认识了老师,他和于谦合过影,二人专门就相声段子里的“刀削面”探讨了半天;他还和剧中海军舰长的扮演者丁海峰一起过了生日。“有一次在大连北海岸口拍戏,正好赶上丁海峰老师的生日,剧组全体就为他庆生,因为我的生日也刚过,所以我就跟吴京老师说‘咋没给我过生日?’”肯尼迪说听到他的“抱怨”,吴京立刻让工作人员拿来了一个蛋糕,态度非常诚恳地跟这个小萌娃说:“我现在给你补上……”话一说完,就用整个蛋糕拍在了肯尼迪的脸上。“这是一个特别难忘的生日,很快乐,很意外……”肯尼迪说。时至今日,肯尼迪依然记得在剧组的一切。不过接下来就要透露一个小秘密了,那就是肯尼迪的很多戏份其实都是在中国完成的。“船戏是在大连,最后部分草原上的戏是在内蒙古,我们还去了张家口,最后极少数人去了南非拍戏,我没去,挺遗憾。”肯尼迪虽然觉得略有遗憾,但是在剧组的生活却带给他不同的感受。

一次触电萌发当导演的想法

“我刚才看见武术社邀请你入社,据说入社是需要考试的,你能免试,很厉害哦……”“其实,我最想加入戏剧社,因为我喜欢演戏,我将来也想当导演,像吴京一样,演员兼导演。”这是记者与肯尼迪的一段对话,他很有想法,为自己树立了远大的目标,那就是进入影视圈,尝试不同的角色,品味不同的人生,从而实现自己的演员梦、导演梦。这一切,都是拍摄了《战狼2》后的收获,而他的“干爹”吴京,则早已被他视为偶像。“我觉得吴京特别帅,拍完戏后就往小屏幕前一坐看回放,不合适就会跟大家交流重新拍,那种感觉特别霸气。”提起拍戏,肯尼迪的眼睛会放光,在傍晚余晖的映衬下,闪闪发亮,而他的眼神中,也饱含对于偶像和梦想的追求。“拍完《战狼2》后,我就给自己树立了个目标,以后就想拍电影。其实我也付诸实践了,当时我还在兴华二校上六年级,想着马上就毕业了,就拍一部关于小学生的电影吧,我还专门请教了剧组的各位老师,最后成立了制片组、摄像组、演员组等等,并且去漪汾公园取景,可紧接着就毕业了,我的小伙伴们回老家的回老家,旅游的旅游,最后片子还差一些后期制作……”虽说肯尼迪的处女作是一个半成品,但他依然很满足,因为只有迈出第一步,才会有第二步、第三步,这样才能离自己的梦想更近一步。“拍电影挺苦的,吴京为了每一个画面的唯美,都亲自示范。对了,他也是个特别有方法的导演。我最开始演戏总是爱笑场,最后我一笑场他就会罚我跑圈,跑了5圈之后再拍,我的状态就好了很多。”听了肯尼迪的话,记者豁然开朗,难怪在影片中看到他出场时,总是会气喘吁吁地,原来是用特殊训练方式“修炼”而成的啊!话说,在异国他乡成长,肯尼迪从小就知道自己与其他孩子不同,走哪都会有不少关注的目光。此次再加上《战狼2》的成功演出,他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,“以前还能调皮捣蛋,现在成公众人物了,就得循规蹈矩,因为很多人在监督你。”肯尼迪所走到的地方,总会有很多人关注他,他说习惯了,只是希望大家能把他当成普通人。“之前我想去大南门买手机,不知道谁把我的行踪暴露了,结果很多人都去大南门等我,都想看看生活中的我长啥样。”这,或许就是少年成名的烦恼了吧。不过有句老话说得好,“少年不知愁滋味”,肯尼迪虽然已经小有名气,但却拒绝明星的光环,比如有人想找他签名、合影,肯尼迪经常会拒绝,就连采访也是,他不希望自己出镜,只想过踏实的初中生活。

一个尼日利亚籍萌娃会说流利太原话

你很难想象,一个黑皮肤、卷头发的小男孩,竟然是个“太原通”。但是你也很容易理解,他在太原出生,在太原长大,虽然中间有一段时间去了南京生活,但最终还是回到了太原。所以这个城市于他而言,不是他乡是故乡。“我爸爸妈妈都是尼日利亚人,妈妈在太原的一所高校任职,我出生在山医大一院,周围的朋友也都是太原娃娃,所以我跟所有的太原孩子一样,爱这座城市。”肯尼迪坦言,他是看着太原越变越好的,虽然这句话听起来很别扭,但他确实是一个用心的孩子,比如懂得观察太原的环境,来感受公众素质的提升;懂得通过太原的建筑、交通设施,来确定太原的繁荣程度。在孩子的世界里,总有一套自己的理论,而肯尼迪尤其突出。在太原生活的这些年里,他和普通孩子一样,爱吃刀削面,喜欢吃凉皮、凉面、夹肉饼,“每天放学就饿了,所以会经常跑到学校附近买夹肉饼。”至于太原这座城市,肯尼迪最喜欢去的就是柳巷,“我现在万柏林区生活,听小区里的老人们常说,‘去柳巷就算是进城了’,或许被这句话洗脑了,我觉得去了柳巷就挺幸福,哈哈。”网上,很多人都说肯尼迪说太原话很溜,而记者在与其接触中感受到,这个孩子是有语言天赋的,不仅太原普通话说得溜,他还会说北京话、东北话,“不过我英语一般,以前在家里说中国话,可现在爸妈怕我忘记了英语,我们在家就说英语,但是太多单词我都记不住了。这,挺苦恼。”挤眉弄眼的肯尼迪尴尬地摸着头发,这时的他,恢复了剧中的顽皮模样。趁着傍晚中最后一丝光明,记者结束了对肯尼迪的采访,因为已经上初一的他,要着急回家写作业了,尤其是要写数学题,“我们数学老师挺逗,评语一开始就写了‘呵呵’两字,这让我放松不少。我妈老怕我学习不好,她认为学习高于一切,所以我也在努力赶上,努力适应初中生活。”努力赶上,这是肯尼迪的心声,说给现在的自己,也说给未来的自己。

本报记者 孙轶琼

光之萌约星耀版

西游有妖气最新版本

我去西游破解版

相关阅读